中华周易研究会
屠格涅夫-->春潮-->二十八
二十八

  萨宁有时和杰玛并肩而行,有时稍稍落在她的后头,既没有让目光离开她,也没有停止过微笑。而她呢,似乎急于赶路,又似止步不前。他们两人向前移动着脚步,他满脸苍白,她激动得双颊通红,说真的,好像沉在迷雾之中。几分钟以前,他们俩共同完成的事情(这是心灵的交流),是如此地强烈。新奇而可怕;他们生活中的一切如此突然地重新作了安排,起了变化,以致他们两个人还来不及清醒过来,只意识到有一阵旋风跟在他们的后头接踵而至,宛如那天晚上几乎要使他们投入彼此怀抱的那阵旋风。萨宁一面走,一面觉得自己异样地看着杰玛:刹那之间他发现她的举步和行动都有点不同凡响,——我的天呀!这在他看来真是无穷的珍贵与亲切!她也觉察到,他正是那样地看着她。

  萨宁和她,都是初次相爱。初恋的全部奇迹在他们身上实现了。初恋也是一场革命:既定生活的那种单调、井然的秩序在瞬息之间已被粉碎和摧毁,青春正站在街垒之巅高高地飘扬她的旗帜——不管前面等待她的是什么——是死亡抑或新生——她都致以热情洋溢的敬礼。

  “这是什么人?该不是我们的那个老头吧?”萨宁用手指指着一个浑身包裹起来的人影说,那个人正从旁边徐徐走过去,似乎竭力不使自己被人发觉。在过度的幸福之中,他感到需要与杰玛谈些无关爱情的话,因为那件事已成定局,是神圣的,而要谈的是另外的话。

  “是的,这是潘塔列昂,”杰玛愉快而幸福地回答。“也许他是跟着我的足迹从家里出来的;昨天一天他就在注意我的一举一动……他觉察到了!”

  “他觉察到了!”萨宁赞叹着重复说道。有哪一句话杰玛能说出来不叫他赞叹的呢?

  接着他要求杰玛详细讲一讲昨夜发生的一切。

  她马上讲开了,结结巴巴、颠来倒去地,微笑着,急促地换着气,和萨宁交换短促、明朗的眼色。她告诉他,前天谈过话以后,妈妈怎么老是要她,杰玛,作出某种决定;而她,又怎么使得来诺拉太太同意她经过一昼夜的考虑以后再说出自己的决定;她又是怎么为自己求得了这个期限——这竟是多么地困难!又怎么完全出乎意料地出现了克留别尔先生,他比以往更显得迂腐和固执了;他又怎么陈述自己对于那个不认识的俄国人所作的孩子般的不可原谅的,并且对于他,克留别尔先生来说是极端污辱性的(他正是这样形容的)轻薄举动表示的愤慨,“他指的是你的决斗,他要求家里立即拒绝接待你,因为他说(这时杰玛稍稍学着他的声音和腔调)‘这是替我的声誉抹黑;好像我连自己的未婚妻也不会保护似的;只要我认为这是必要的或有益的我当然会!明天整个法兰克福都会知道,说别人在为我的未婚妻同军官决斗——这像什么话?这是对我名誉的污辱!’妈妈是赞成他的——你可以想见!但是我突然当面向他宣布,说他对自己的荣誉和人格的担心是多余的,不必因为传播着有关他未婚妻的流言蜚语而感到屈辱,因为我再也不是他的未婚妻子,也永远不会成为他的妻子!其实我本来想在和他决裂之前先和您……和你谈一谈的,可是他来了……我无法忍耐下去。妈妈甚至吓得大叫起来,可我却走到另一个房间去拿来了他的戒指,交给了他——你没发现我两天以前就摘下了这个戒指吧。他大受委屈;但是由于他这个人自尊和自负得要命,所以没有说多少话就走了。当然我得大大地忍受妈妈的脾气;我看着她这么伤心,真是心痛极了,我想,我性急了一点;可是我有你的条子呀,不过没有这个我也已经知道……”

  “我爱你!”萨宁接上去说。

  “是的……你爱上了我。”

  杰玛语无伦次地这么说下去,带着微笑,每当有人迎面走来或从旁边走过,她就把声音压低,或完全停住不讲。萨宁却兴奋地听着,欣赏着她的声音,如同昨夜欣赏她的笔迹那样。

  “妈妈伤心极了,”杰玛又说——她说得很快,一句紧接一句,“她无论如何不肯相信克留别尔先生会叫我讨厌,我嫁给他并非出于爱情,而是她强烈要求的结果……她怀疑您……你,直说了吧,也就是说她确信我已经爱上了你,——她觉得更加伤心的是自己前天居然没有想到,竟委托你来劝说我……这真是奇怪的托付,可不是吗?现在她说你……您是滑头,不是老实人,说您骗取了她的信任,还警告说我也会被您骗上当……”

  “可是杰玛,”萨宁大声说,“难道你没有对她说……”

  “我什么也没有说!未经和你商量,我有什么权利呢?”

  萨宁举起双手啪地一拍。①

  ① 举手拍掌是俄国人的习惯动作,当一个人为强烈的感情所影响时,就举起手来拍一下掌。

  “杰玛,我希望现在你至少得把一切在她面前承认下来,你带我去见她……我想让她相信我不是骗子!”

  萨宁的胸膛充满了高尚、炽烈的感情,挺了起来。

  杰玛睁大了眼看着他。

  “您当真想此刻就跟我去见妈妈吗?去看一个认为你我之间的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并且永远也不会实现的妈妈吗?”有一句话杰玛迟迟说不出口……这句话使她的嘴唇感到灼热,然而萨宁倒反而更乐意说出口来。

  “杰玛,和你结婚,做你的丈夫——对我来说没有比这再幸福的了!”

  在他看来,无论是自己的爱情,还是内心崇高的境界,或者自己的决心,都是无穷无尽的。

  杰玛一度想停下脚步来,但一听到这几句话,却走得更快了……她似乎想躲避这过于巨大而意想不到的幸福!

  但是她的脚突然发软了。拐角处,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出现了克留别尔先生,他穿戴着新的草帽和新的大衣,身子挺得笔直,像箭杆一样,一头卷发卷得像只狮子狗。他既看见了杰玛,也看见了萨宁——于是心里面哼了一声,把身子向后一挺,趾高气扬地迎面朝他们走过来。萨宁感到一阵厌恶;但是一看到克留别尔先生的脸孔,在那张脸上,它的主人使出平生所有的本领装出一副鄙夷不屑地惊奇甚至得胜的表情——一看到这张泛着红晕的、俗不可耐的脸,萨宁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于是大踏步地向前迈去。

  杰玛抓起他的手,冷静而果敢地把自己的手伸过去给他,直面自己从前的未婚夫……克留别尔眯起眼睛,佝偻着身子向一边一闪——从牙缝里喃喃地挤出几个字来:“歌曲的通常结尾!”(Das alte Ende vom liede!)仍然跨着那种做作的、略带跳跃式的步子走远了。

  “这个混蛋,说什么来着?”萨宁问,他本想赶上去追克留别尔先生,但是杰玛没让他去,继续和他一起朝前走,她已不再把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回来。

  前面出现的是路塞里糖果店。杰玛的脚步再次停下来。

  “德米特里,德米特里先生,”①她说,“我们还没有进门,我们还没有见着妈妈……要是您想再考虑一下,要是……您现在还是毫无牵挂的,德米特里。”

  ① 原文为法文。

  萨宁把她的手紧贴在自己的胸口,以此回答她的话——并且拉她向前走去。

  “妈妈,”杰玛带着萨宁走进来诺拉太太坐着的房间时说,“我带来了真正的未婚夫!”

  ------------------

中国 择日 起名 培训中心


Top  返回